院长信箱     校友网     网站导航     邮箱注册     ENGLISH     旧版主页    
账号     密码   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 >>  青职新闻  >>  教工文苑  >>  正文
《黑客帝国》:人工智能会终结人类吗?
发布日期:2016-05-03 00:00:00    来源:旅游学院 张薇    点击次数:

  2016年3月,谷歌推出的围棋软件阿尔法狗(AlphaGo)与人类顶尖棋手李世石进行了一场五局4:1胜的人机围棋大战,这场惊心动魄的较量几乎是以阿尔法狗完胜的态势呈现于世。人们在惊呼阿尔法狗的超能力之余,也不禁反躬自问:为什么由人类创造的机器,会在脑力和智力上战胜了人类?事后,李世石也坦承,阿尔法狗战胜的是我个人而非人类。但从某种意义上,李世石恰好代表了人类智力的高度,阿尔法狗与之对决的是最高智商事物之一的围棋,挑战的就是人类的智力活动。这样的结局的确令人震撼。
  无独有偶,2016年2月,一部讲述神秘老板让公司员工中奖,实则是到其高科技实验室对人工智能机器人进行“图灵测试”的电影《机械姬》,获得第88届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奖。“图灵测试”就是一项由英国数学家艾伦•图灵提出的测试机器是否具备人类智能的的著名实验。亿万富翁内森一心想设计出具有人类智商和情感的完美机器人,他计划由程序员迦勒去测试机器人艾娃是否会爱上他,并且逃离出实验室。结果机器人艾娃不仅成功令人类爱上自己,而且使迦勒陷入幻觉,怀疑自己到底是人类还是机器人,最终艾娃用谎言欺骗了迦勒,声称她爱上了迦勒,利用迦勒的情感让迦勒修改了她的程序,最后杀死了制造她的人内森,独自逃离了如监狱般的实验室,进入真实的人类世界,融入大自然。人工智能机器人艾娃会在现实世界掀起怎样的惊天波澜?导演嘉兰说影片中的“未来”距离我们只有“十分钟远”。
  早在1999年,科幻电影《黑客帝国》就已经给出了答案。这部电影后来在4年的时间里又陆续有了《黑客帝国2重装上阵》(2003年5月)、《黑客帝国3矩阵革命》(2003年11月),《黑客帝国》三部曲成为探讨人类与人工智能关系的经典科幻电影。电影导演是美国著名的兄弟组合沃卓斯基兄弟导演——拉里•沃卓斯基、安迪•沃卓斯基,他们的电影作品导演、编剧、制片均由两人共同合作完成。这兄弟两人的人生经历也堪称科幻。在他们拍摄《黑客帝国》三部曲时,还是沃卓斯基兄弟导演,在拍摄另一部影片《云图》时,哥哥拉里•沃卓斯基成为变性人姐姐拉娜•沃卓斯基,他们是沃卓斯基姐弟导演,而现在我写下关于《黑客帝国》的文字时,2016年3月9日,弟弟安迪•沃卓斯基也宣布变性成功成为妹妹莉莉•沃卓斯基,电影史上著名的沃卓斯基兄弟导演从此不再,沃卓斯基姐妹导演隆重登场。再往前追溯她们的生命过程,一个在巴德学院学习,一个在爱默生学院学习,兄弟俩先后退学,一个成为木匠,一个成为油漆匠。在做木工和油漆工的同时,他们开始了画漫画创作电影的路程。他们这一生从来都是做自己,在现实世界变幻不同的角色,在电影世界创造经典的科幻影像。他们不对自己说谎,也不对世界说谎,从他们到她们,所经历的其实就是《黑客帝国》历史、现在与未来的风云变幻。
  描述《黑客帝国》的内容有些复杂,要讨论人工智能与人类的关系,又得在电影中寻找答案,我就简单剧透三部曲:
  《黑客帝国》的主要角色有黑客帝国的首领墨菲斯,电脑公司软件工程师即救世主尼奥,黑客帝国的成员崔妮蒂,先知、电脑杀毒软件特工史密斯等。影片大意是在22世纪,人类已被电脑“母体”网络所控制,生活在名为“矩阵”的计算机人工智能系统。以墨菲斯为首的黑客组织,为拯救人类,与特工史密斯进行着殊死的战争。在先知的指引下,他们寻找到救世主尼奥,为人类脱离电脑控制,争取自由和选择的权利,以腥风血雨的代价,掌握了人类生存的主动权。
  《黑客帝国1》中的墨菲斯和史密斯都在寻找尼奥。网络黑客尼奥一直生活在矩阵中而不自知,他只是隐约感觉他的世界有些问题,于是开始在网络上调查。墨菲斯是从矩阵中逃出来的自由人,但还无力抗争矩阵对人类的控制,他在寻找传说中的救世主尼奥以拯救人类。崔妮蒂发现了尼奥,带他去见墨菲斯,墨菲斯告诉他,“梅屈克斯”即控制无处不在,尼奥实际上一直生活在虚拟世界。墨菲斯带尼奥进入计算机程序里,让他看清真相:21世纪早期,全世界都在庆祝AI(人工智能)的诞生,人类依靠机器人生存,而机器人利用溶解的方式找到了它们所需要的一切能量,叛变了人类,也控制了人类的生活。人类不再通过生育生产,而是从一望无际的田野中生长出来,机器人液化尸体,靠静脉滴注维持人类生存,把他们接到矩阵,从而使人类变成机器人的能量——电池。尼奥就是其中一个。墨菲斯帮助尼奥逃离了矩阵,回到现实,被输入各种武术格斗程序,以迎接特工史密斯的挑战。史密斯是有知觉的程序,就是维持矩阵秩序的杀毒软件,专门追杀逃离矩阵的叛军。他收买墨菲斯飞船的船员,设置陷阱,墨菲斯为救尼奥被抓。特工们认为人类意识的觉醒已经到头,属于机器人的时代到来。史密斯说:人类大量繁殖,消耗所有的能源,就像是一种病毒,是这个地球上的癌症,我们是治病的。于是为墨菲斯注射药物,试图逼迫他说出主机密码。墨菲斯为了信念,甘愿牺牲自己。尼奥也有信念:他相信自己能救回墨菲斯。史密斯在和尼奥的大战中杀死尼奥,崔妮蒂说:先知说我会爱上一个人,那个人就是“那个人”,他们寻找的救世主,“你不会死的,因为我爱你。”在爱的召唤下,尼奥死而复活,获得超能力,证明了自己就是“那个人”。尼奥进入史密斯的身体,史密斯破碎。尼奥返回现实。
  《黑客帝国2重装上阵》,25万电子乌贼袭击人类最后一个居住地——地下城市锡安,特工史密斯复活归来,因被尼奥杀死,却具有了自主意识,变得更加强大,甚至不受“梅屈克斯”的控制,成为矩阵系统的自由程序,可以无限地复制自己,一心只为打败尼奥,也威胁到了矩阵的安全。此时回到锡安的墨菲斯、尼奥看到飞船云集,危险来临,墨菲斯鼓励锡安人民:100多年来机器人不断发生战争,100多年来我们和那些机器人一直在战斗,而今天我们依然站在这里。人类与机器人的战争已经到了最后关头。锡安议会哈曼议长和尼奥讨论控制,尼奥与他达成共识:有些机器造福人类,有些机器毁灭人类。先知也是来自机器世界的一段程序,是系统的一部分,她告诉尼奥,他必须返回源头——巨型计算机,清除他的敌对程序,同时他还必须作出选择,牺牲崔妮蒂,拯救锡安。尼奥需要找到最早的程序梅罗文奇,释放开锁人,才能回到源头。于是他和梅罗文奇的双子星病毒上演幻影飞车大战。杀人机器电子乌贼大举袭击锡安,特工史密斯也想要整个世界,复制了大批史密斯,试图把墨菲斯变成他们。开锁人打开通往源头的门,告诉尼奥那扇门通往回家的路。尼奥终于和黑客帝国的设计师见面,设计师提供给尼奥两种选择方案,一种是回到源代码拯救锡安,一种是回到黑客帝国与崔妮蒂在一起,而全人类的存亡都在尼奥的选择中。尼奥是第六任救世主,前五任都因为没有觉醒意识而失败,尼奥有了崔妮蒂的爱而选择了设计师没有料想的方案,因而成为真正的救世主,感觉到自己可以做些什么阻止电子乌贼对锡安的进攻,从而拯救人类。
  《黑客帝国3矩阵革命》,尼奥被困在矩阵世界和机器世界之间的火车站,一个名叫乘务员的程序控制着那个地方。先知的保镖带领墨菲斯和崔妮蒂去寻找尼奥,尼奥必须要返回源代码,否则锡安就会遭到毁灭。而史密斯也想毁灭人类,得到全世界,能够对抗他的只有尼奥。锡安基地各飞船和军队准备迎击机器城派出的进攻者,尼奥则想要乘飞船去机器城,进入船员本恩身体的史密斯控制了飞船,灼瞎了尼奥的双眼。蝗虫般密集的电子乌贼袭击锡安,锡安的装甲兵奋力抗击,炮弹横飞,战斗异常惨烈。尼奥和崔妮蒂驾船到达机器城,遭到机器人的全力抵抗,飞船受重创,崔妮蒂死去。尼奥走在机器城的机器阵,仿佛沐浴在一片火光中。他对机器城的主人说出条件:为了和平,他去对抗已无人可以对抗的史密斯,双方停战。士兵电子乌贼从锡安撤退。尼奥和史密斯决战,无数复制的史密斯列阵两旁。两人从电闪雷鸣的高空坠下,在雨水中展开搏斗。尼奥不敌史密斯,让史密斯进入自己身体,从而获知了史密斯的密码,自我摧毁,史密斯解体,也就是都被删除。战争结束了。但结尾那个神秘的设计师对先知说,这只是暂时的。
  《黑客帝国》是有预言意味的电影。1999年,沃卓斯基兄弟已经预见到人类今天的现实,他们的想像力和穿透力,决定了电影对人类世界未来的洞察与忧患。电影第一部中无数田野里生长的人类,身体上连接的导线通往人工智能系统,仿佛就是今天人类对电脑网络的依赖,也是电脑对人类精神绑架的写照。也许有一天,我们也会很恍惚,不知道自己是虚拟世界的程序,还是具有自主意识的程序改写的虚拟自我?有一天,我们是否仅输入代码而完全不必自己思考,就可以获得计算机提供给我们的一切知识、思想,主宰我们的意志、情感,控制我们的大脑和身体的任一部分?或者,人工智能系统反过来统治人类,操控人类所有的行为?
  人类在这种情形下是陷入了毁灭还是升级了更高能力?
  今年注定是一个与人工智能话题有关的年份。2016年4月3日,央视财经频道的《对话》节目,一群从事人工智能的高端研究者与开发者,在2016年年会博鳌亚洲论坛讨论“人工智能大猜想”,问题之一是,人工智能给人类带来的是兴奋还是恐惧?还有关于未来的问题是,2045年,人工智能能取代人类吗?那么,机器最终会产生意识吗?
  在这次论坛上,有很多信息值得我们深思:人工智能未来会替代的有教师、记者这些看似需要思考表达的职业;未来5年内机器人答高考题可以考上一本;人工智能可以与人自由交流,网友在网上和一个女性聊天恋爱而不会知道对方是机器人;目前世界上已经有了一支机器人重金属乐队;计算机可以绘画、写诗。如果不是身临其境,仅凭感觉,人们不会知道那些来自人工智能。
  而关于阿尔法狗(AlphaGo)的讨论可能会更令人惊骇。阿尔法狗最重要的一个能力是深度学习,这种能力不是人类教给它的,而是它自学的结果。
  为了让阿尔法狗在围棋上战胜人类顶尖棋手,谷歌先要让它学会像人一样思考,于是给阿尔法狗设计了两个神经网络,用人类围棋高手的三千万步围棋走法训练神经网络。但阿尔法狗不止于此,它会自行研究新战略,自我调整、自我推理、自主学习和思考,达到可以预测40步之后的可能局面,并且随时判断最优的结果。
  这真是令人恐惧。
  《黑客帝国》中的人工智能之所以叛变人类,就是具有了自主意识,自我学习,从而控制了人类。人类为了抵御人工智能,把天空布满了乌云,为的是遮蔽太阳,断绝人工智能的能源,然而,它们居然人工繁殖人类,在大地上让人类生长,把人类的身体插入导线,连接到矩阵,为人工智能提供生物能源——电池。
  未来,人工智能能够怎样发展进化?
  一切都是未知。这个未知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有答案,而且不太乐观。
  1985年,世界著名的媒介文化研究者和批评家尼尔•波兹曼,在一本叫《娱乐至死》的著作中已经为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做了注脚。这是一个网络遍布的时代,比波兹曼描述的电视时代更先进到无法计量:“人们投身于电源插头带来的各种娱乐消遣中。”网络给人们提供了以往难以想像的便利,也改变着人们所熟悉的一切生活方式。同样,也改变了教育和学习的方式。
  深度学习和深度思考变得极为困难。
  说到网络上流行的漫画“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”,有人说“鲁迅就是这样的,和林语堂等人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”,还补充一下“和他周围的人的友情说翻脸就翻脸”。我怔住,有种透骨的寒凉,同时,无言的悲哀再次证明了鲁迅的时代的绝望。鲁迅先生与人的论战和绝交,绝非友谊,无关友情,而是事关原则、道义、良知,甚至生死存亡。在一种“欢乐消遣”的气氛中,谁又愿意去思考和体味先生的大悲哀?“当严肃的话语变成了玩笑,我们该向谁抱怨,该用什么样的语气抱怨?对于一个因为大笑过度而体力衰竭的文化,我们能有什么救命良方?”(波兹曼语)
  波兹曼在30年前的忧虑今天仍然具有警世作用:“如果一个民族分心于繁杂琐事,如果文化生活被重新定义为娱乐的周而复始,如果严肃的公众对话变成了幼稚的婴儿语言,总而言之,如果人民蜕化为被动的受众,而一切公共事务形同杂耍,那么这个民族就会发现自己危在旦夕,文化灭亡的命运就在劫难逃。”
  这段话众所周知,《娱乐至死》告诉大家可能成为现实的是:毁掉我们的,不是我们憎恨的东西,恰恰是我们热爱的东西!
  这又让我想起另一部美国电影《楚门的世界》。楚门一出生就被卖给一家电视公司,从此成为公众的楚门。他生活的一举一动都在5000个摄像头下进行,公众目睹了他从小到大35年的所有生活细节,除了他自己,他周围所有的人、事、风景包括妻子、天空、太阳、海洋都是演员、道具和布景,他就生活在一个被电视公司创造者控制的巨大的摄影棚里,而楚门,——并不知晓这一切。
  什么是真实的谎言?什么是生活的假相?这是一部有巨大象征意义的影片,它告诉我们,人是多么容易生活在一个充满谎言的虚假世界。而当我们失去了自我的判断力,当我们不再拥有深度学习、深度思考的能力,当机器从数以百万计的图像、声音和文本等“大数据工程”中,自行总结规律,实现自主学习,像人一样思考和行动,甚至超过人类的学习、思考、行动时,人工智能控制人类也指日可待了吧?
  也许,英国科学家霍金的这段话,会让我们警惕电影《黑客帝国》呈现的人类与人工智能关系的未来:
  “由于生物学意义上的限制,人类无法赶上技术的发展速度。人类由于受到缓慢的生物进化的限制,无法与机器竞争,并会被取代。全人工智能的发展可能导致人类的终结。”
  但愿这是霍金的危言耸听。


热点文章
青岛职业技术学院
青职总机:0532-86105216 鲁ICP备05005471号
地址:青岛市黄岛区钱塘江路369号 邮政编码:266555